98%的日本高中生被打败! 但这才是我们青春该有的样子

发布时间:2019-08-26 11:43:09 来源:365bet官网365zg.com-365bet体育在线网址点击:8

  让我们抛开政治和历史只讲两个关于棒球的故事。

  1930年在日本殖民统治下中国台湾南部小城嘉义,有这样一支从没赢过任何一场比赛的棒球队——嘉义农林学校队(以下简称嘉农)。球队中的成员有来台的日本人、台湾人(在台长大的汉族人)和台湾原住民,大家只是因为喜爱棒球而凑到了一起。

  在当时,台湾的高中棒球联赛冠军可以参加代表棒球少年们最高梦想的甲子园大赛。日本全国高中棒球大赛从1914年开始设立,1924年8月1日在兵库县落成的球场因适逢甲子年,被命名为甲子园球场,日本全国高中棒球大赛随之将决赛迁至此地进行,由此也被称为甲子园大赛。

  棒球是日本的国球,甲子园大赛分为春夏两季,每年8月举行的、代表全日本高中最高水平的夏季甲子园尤其吸引了日本全国超过4000所高校参加。比赛先进行地区预选赛,从日本各县选拔出优胜者来参加最终的甲子园决赛,无论地区预选赛还是甲子园决赛都实行残酷的单败淘汰制。参加比赛的4000多支球队的数万名棒球少年,都怀着挺进甲子园,制霸全国的梦想。

  在如此残酷的竞争下,嘉农这支由不同国家和民族组成的杂牌军几乎毫无希望,甚至连挺进甲子园都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可是一切随着教练近藤兵太郎的到来改变了,他告诉嘉农少年们:“棒球的世界里是不分你我的”。一支球队只要互相排除隔阂、相互了解、尊重和包容,就一定能团结一致。

  就这样,之前连洗澡堂大叔都看不起的嘉农少年们,在近藤教练的率领下开始了极其艰苦的训练。球队每天要集体一边喊着“Koshien(甲子园)”,一边绕着嘉义市跑两圈,然后才是更加严苛的挥棒、接球、滑垒训练,不同民族的队员们在泥水中的摸爬滚打中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和信任。

  1931年台湾高中棒球联赛,曾经的鱼腩嘉义农林学校队一举夺得了冠军,获得了参加当年甲子园大赛的资格。到了甲子园的赛场,嘉农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以三连胜的战绩杀进了决赛轰动了全日本。

  决赛的甲子园球场涌入了五万五千名观众,想一睹这支黑马球队的风采。但面对日本最强的中京商业学校,在前面比赛已经拼到极限的嘉农没能再创造奇迹。在以嘉农为背景拍摄的电影《KANO》中有这样一个情节,在比赛的最后,球队的投手吴明捷的手鲜血直流,染红了洁白的球裤,这也导致他无法投出自己的绝技下沉伸卡球,连续四个坏球白白保送对方得分。但此时在外场的另一端传出声音:“阿基拉,就投直球吧,让他们挥棒,把球打出去,我们一定会用尽全力把球挡住的!”此时队友们的信任和支持让人动容,尽管可能是艺术演绎,但嘉农难道不是依靠这样的精神走到最后的吗?

  赛后全场五万五千名观众被嘉农“就算比分落后、只剩最后一颗球都绝不放弃”的精神感染,日本著名作家菊池宽次日在朝日新闻头版撰写观赛记,称赞嘉农的表现,这支来自台湾乡下的草根球队赢得了“英雄战场、天下嘉农”的美誉,成为甲子园100年历史的一段传奇。

  87年后,2018年8月21日,又一支来自草根的球队站上了甲子园决赛的赛场,历史仿佛在这一刻重演。与很多年前一样,这次夏季甲子园大赛依旧是日本各地冠军进行最终决战的全国大赛,如今日本有47个都道府县(类似中国的省、直辖市和自治区),从各县的地方大赛开始,依然是单败淘汰制,,从将近4000所学校中晋级到甲子园的球队,实力都不会太弱。

  今年适逢整整第100届甲子园,因为日本天皇宣布年底退位,因为他的年号叫做“平成”,这也是平成年最后一届甲子园(日本平成年使用时间为公历1989年1月8日至2019年4月30日),所以被日本全国称之为“平成最后的夏天”。

  一切都让这届赛事注定不平凡。今年的参赛队是史上最多的56支,总计现场观战人数是创纪录的超100万人。给揭幕战开球的是日本棒球史上第一个获得美国职棒大联盟世界大赛MVP的松井秀喜。主办方朝日电视台的请来了日本最著名的偶像组合“岚”演唱了主题曲《夏疾风》。

  这样一届隆重的赛事的决赛,在大阪桐荫和金足农之间进行。

  与所有俗套剧情的开始一样,这两支球队出身截然不同。大阪桐荫是名门,是传统棒球名校,不久前刚刚获得了春甲冠军。而金足农从名字就可以看出它的“乡土气息”——它是来自日本东北部秋田县的一所公立农业专门学校,秋田上次有球队进到决赛还是103年前。

  与所有俗套剧情的结束也一样,大阪桐荫最终13-2大胜,成为历史上首个2度“春夏连霸”的球队,而金足农的败北也让东北地区继续无缘甲子园冠军。

  但这故事的经过并不俗。

  先说大阪桐荫。他们不是什么“大魔王”,是获得最终优胜的球队,这冠军是用堪称日本第一的训练量换来的。他们的球场健在偏远地区,距离学校5公里,一年级新生被要求每次都跑着过去。球员每天训练量巨大不说,吃住都受到管控。吃饭必须吃三碗,全员必须住宿,宿舍里禁用手机。除了过年期间基本不休息,周末也要训练。看看球员的腹肌↓

  当然观众更爱“杂草军团”逆袭的故事。

  说起这支金足农,与嘉农一样其实一直都是不被人看好的“野草军团”,在全队的18名队员中,3年级生仅仅有9人,也就是刚刚够首发的人数,其余都是2年级的学弟实力不足。3年级的首发9人中,只有3个人是从初中就开始练习棒球,其他6个人都是高中半路出家,剧情似乎有一点《灌篮高手》里樱木花道降临的意味。

  在以务农为主的秋田县,公立金足农业高校的队员们在学习和练球之外,还要帮助家里从事种田、养猪等农活,是实打实的农民子弟。日本网友更是爆出金足农的校规里还有偷苹果停学偷梨退学、不许欺负猪等条例。这样一支金足农无论如何都是一股炮灰的味道,就像首次参加全国大赛的湘北一样,被人看轻。巧合的是,在甲子园比赛期间,学校养的一头猪还生下了9个猪宝宝,与棒球场上人数同样是9。

  但是金足农先后爆冷击败了代表南神奈川的横滨高中、代表滋贺的近江高中和代表西东京的日大三高中,杀进最后的决赛。

  今年俄罗斯世界杯,冰岛队奇迹般的战平了梅西领衔的阿根廷队,就有夸大的消息说冰岛队全部都是业余球员,从事各行各业的都有。但实际上,那都是球员们以前的工作或者兼职,他们如今全都是职业球员。

  当然其实与冰岛一样,金足农不弱,好歹也是县大赛的冠军呢!实际上,他们本身就是棒球名校,每年都有优秀的苗子因为棒球来这个学校。学校的各种设施也是公立学校里一流的,有专用球场和室内练习场。

  金足农还出了一位现役的职业棒球选手,他在开赛前向学校捐赠了几十万日元的棒球。

  队中的王牌投手吉田辉星更是成为最耀眼的明星,他在决赛前已投出749球,43安打,58夺三振,今年最快投到150km/h,是甲子园72年以来最强的投手之一,被媒体誉为“平成最后的怪物”。但这样的成绩也是以损伤身体为代价的,由于金足农首发无人可换,决赛前九名主力队员打满了全部五场比赛。吉田辉星更是在半决赛打封闭坚持。对于一名投手来说,手臂和肩膀就是棒球生命,吉田几乎是在用自己的整个棒球生命在引领金足农前进。

  其实吉田辉星在初中时就已是明星球员,但是他拒绝了众多追逐他的高校邀请,毅然选择了父亲曾经效力过的母校,只是为了履行与父亲的约定:带领金足农打进甲子园,完成当年父亲未能实现的梦想。所以吉田赌上了自己的棒球生命,就像对阵山王时的樱木说的那样:“老头子!什么时候是你最辉煌的时候呢?是全日本时代吧..而我呢?就是现在了!”

  与吉田一样,其他队员也都有各自加入金足农的原因。球队的一号击打手菅原天空的父亲菅原天城是球队的教练,他与吉田辉星的父亲是当年金足农的同级生校友,而现在两个人的儿子在一起并肩作战。

  球队七号击打手菊地彪吾回忆说与吉田和菅原是在一支练习球队认识的,自己在初中从未打过硬式棒球。随后主将佐佐木大梦和六号击打手高桥佑辅等也来到练习队,大家就这样认识了。而四号击打手打川和辉本来考虑加入其它棒球名校,但被大家强拉硬拽到了金足农。菊地彪吾表示看着这群队友,当时心里就有了:“这样一来就可以去打甲子园了”的想法。

  主将佐佐木大梦说因为都是相识的朋友组成的球队,所以每次训练时都像在吵架,只要有人失误就会被队友“痛骂”和调侃,大家毫不留情的相互砥砺磨练,连球队的王牌吉田辉星也没有特殊待遇,所有人都团结一心,只为一个目标而努力。

  金足农打进最终的决胜战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母校根本没想到球队能走到最后,原本预定8月21日的开学只好开心地推迟到23日。而原本准备的参赛经费已经不够用,全秋田的父老乡亲们发动起来为球队筹款。为了能前往阪神地区的甲子园球场给球队助威,飞往大阪的机票被抢购一空,航空公司不得不加开航班,但仍旧瞬间被抢光。秋田县各处都张贴起为球队应援的各种标语,决赛时全县学校提前下课,不少本地企业也表示:“今天下午的工作就是为金足农业应援!”出身于秋田的日本女星佐佐木希,也在社交媒体为家乡球队呐喊助威。

  说实话,决赛的过程并不好看。仅有9人出战的金足农被大阪桐荫有意无意的拉长战线,每个人体力都不够。吉田在棒球帽写下“投手丘是我的领地,尽全力投球”,带伤坚持投到第6局被换下(共9局),但报道说他其实第4局时就基本已经失去了知觉。最终13-2的结果,并不十分让人意外。要知道作为私立高校+棒球名校的大阪桐荫是一支由全国超级精英组成的银河战舰,拥有6名日本U18国家队成员,多名选手已经具备进军职业联赛的实力,连记录员都能投出140km+的球速。算上这次夺冠,大阪桐荫8次进入总决赛8次夺得胜利,决胜胜率100%。这场赛前就被评为是一场B级对阵S级球队的决赛,金足农输得毫无悬念。

  甲子园有个传统,来参加过的队伍都可以在这里装一抔土回去。比赛结束后,实诚的吉田满满地装了一大袋子土,以至于日本网友都在讨论他是不是要回去在学校种什么东西——毕竟农业学校嘛。

  种什么暂且不提,先好好吃一顿。在决赛结束后的宴会上,吉田听到是吃豪华自助餐两眼发亮,“我能吃光螃蟹!”

  但好景不长,他们马上要担心的是另一件事了。回程的大巴上,领队宣告“明天是开学典礼,大家都要带作业”,车上毫无疑问地传来了一阵集体哀嚎。

  报道称有1400多人到机场迎接他们回家。“吉田君”、“吉田君”的呼喊声此起彼伏。秋田著名的烟花大会25日举行,也将为金足农进行一场特别的表演。

  赛后甲子园球场外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在金足农的家乡秋田的农田上空同样也挂出了一道彩虹,这是连漫画都构思不出的情节。这群农民的孩子哭了也笑了,拼尽全力的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可后悔的,若干年后他们很多人并不会成为职业棒球选手,但是2018年这个“平成最后的夏天”已经成为他们人生最难忘的回忆、最宝贵的财富。

  与金足农和大阪桐荫一样,来自日本全国的4000多支球队的超过72000名的棒球少年们,还有无数为球队应援的拉拉队,同样拥有着属于各自的关于棒球、友情和拼搏的记忆,就像甲子园球场外通道上悬挂的横幅一样:“98%的高中生球员在这里被打败,然后变得更强!”

  樱木们的故事还在继续……青春永不落幕!